薛宝宝

师青玄:怪我咯?

慕情:今天乘火车回来,和青玄一起的。

贺玄:……(我酸了)

慕情:青玄当时睡着了,对面的那个生物人把鞋脱了,十分一言难尽。

慕情:他旁边的一小少年就说了一句,这味儿都进我心里去了。

慕情:我就在那忍着笑,本想忍一忍就过去了。

慕情:结果这傻子一醒就喊来了列车员问道,厕所是不是炸了。

师青玄:……这不怪我……

贺玄:[摸摸头]……

谢怜:青玄你让我笑会。

花城:这孩子没救了。


小短文(魔道)

夜空中最亮的星:薛洋!你为啥拐晓星尘?!

老子不叫成美:他撩我……

好,不叫成美:我撩你?我撩你?你这么可爱,我撩得过你吗?

老子不叫成美:p(´⌒`。q)

好,不叫成美:吃糖么?

老子不叫成美:好。

可爱的羡羡:叔父!姑苏让带狗吗?

我的白菜啊:不让!

可爱的羡羡:景仪,姑苏不让带狗,你出去。

夜空中最亮的星:我太难了

我不瞎:情姐很社会。

对拆cp没兴趣:???理由?

我不瞎:今天情姐接道一骚扰电话,她接起电话就说: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,请稍后再拨。sorry the number you call is busy,please try again later……

我不瞎:当时电话那头的人顿时就懵了。

江澄:老师都整懵逼了

夜空中最亮的星:今天有一个奇葩。

叫我大小姐试试:怎么了

夜空中最亮的星:今天下午不是有英语课吗?英语老师问我们“一言既出驷马难追”用英语怎么说。

夜空中最亮的星:有个奇葩说“A say is going,jia jia jia”

夜空中最亮的星:然后老师又问“那‘一日为师终身为父’呢?”

夜空中最亮的星:他说“one day is your day teacher,day is your father”

夜空中最亮的星:全班同学“???”

叫我大小姐试试:中式英文没错了。

思追小萝卜:……

老子不叫成美:可以,够狠。

江于直:老师都整懵逼了。

我最高:我记得阿凌三年级的时候去上厕所,看到了蚂蚁,回去报高给了英语老师老师。

我最高:英语老师上课时教过蚂蚁用英语怎么说于是问“蚂蚁怎么说?”

我最高:阿凌十分委屈地说:“蚂蚁什么也没说”

对拆cp没兴趣:英语老师:我太难了。
我敲凶:明天七夕,大家准备怎么过?
夜空中最亮的星:怎么过?
夜空中最亮的星:白天站着过,夜里躺着过,有情人两个人过,没情人一个人过,还能怎么过?
我不瞎:一笑而过
老子不叫成美:擦肩而过
好,不叫成美:面壁思过
夜空中最亮的星:我难过。
叫我大小姐试试:不难过,爸爸在这。
夜空中最亮的星:生活总是对我十分苛刻

贺玄:他们吵什么?

风信:你有病吧!

慕情:你家里人知道你是神经病吗?

风信:知道!

风信:?

慕情:知道?

风信:不知道!

风信:……

慕情:不知道?

谢怜:???

花城:你因该选择闭嘴。

师青玄:那到底知不知道?

贺玄:他们在吵什么?

谢/花/师:不知道。


魏婴:笑死我对你没好处。

老子不叫成美:啊!

老子不叫成美:不想上学!

老子不叫成美:不想早起!

老子不叫成美:就想和我的床过一辈子。

老子不叫成美:生生世世

老子不叫成美:永不分离!

好,不叫成美:说实话如果你把床换成我我会很开心……

可爱的羡羡:我也是这样想的。

我最高:早起是很让人烦恼……

景仪不是两百斤:多么痛彻的领悟。

江于直:我跟你们说。

江于直:还记得大学时那个外号叫苍蝇同学吗?

江于直:我都快忘了他的大名了。

江于直:今天看到了他,想起来就问他。

江于直:结果他跟我说,他叫史上飞。

我不瞎:😂😂😂

我不瞎:他妈跟他有仇。

我最高:外号挺形象的。

可爱的羡羡:笑死我对你没好处。

对拆cp没兴趣:我常因为不够优秀而与你们格格不入。

叫我大小姐试试:谁知道子真为什么会掉进湖里。

景仪不是两百斤:他跟我说,他在湖边玩单杠装逼时,手一滑,飞出去了。

夜空中最亮的星:别说了,医院wifi挺好的。

叫我大小姐试试:😂😂😂

思追小萝卜:阿凌,我们去医院看看子真吧。

夜空中最亮的星:给我带份红烧肉。

叫我大小姐试试:自己不想想自己有几斤了。

夜空中最亮的星:你会失去我的。

叫我大小姐试试:要你干嘛?有思追就够了。

夜空中最亮的星:我想静静。

我敲凶:静静是谁啊?

你敲凶:他好像进急救室了。

我敲凶:你怎么知道?

你敲凶:我去抢救的……


青玄and慕情:好像没什么毛病。

花城:黑水,你欠我的一百快钱什么时候还我?

贺玄:风信你还欠我钱呢!

风信:花城你娶太子还没给聘礼呢!

谢怜:黑水,我先借你一百。

贺玄:给,我不欠你了。

花城:诺,聘礼。

风信:给,咱两清了。

贺玄:还你钱。

谢怜:好了,解决了。

一旁看戏的青玄和慕情:???

谢怜:我好像以一百的价格把自己卖了。


阿箐:什么毛病。

对拆cp没兴趣:现在奇葩越来越多了。

我不瞎:怎么了,情姐。

对拆cp没兴趣:今天早上我给一个老大叔看病。

对拆cp没兴趣:我对他说你胆固醇太高。

对拆cp没兴趣:结果他女儿下午来找了。

对拆cp没兴趣:他女儿说:你就是温医生?

对拆cp没兴趣:我说:是啊。

对拆cp没兴趣:她说:短裤穿太高是什么病?

对拆cp没兴趣:我当时一脸懵逼。然后我说:我说的是胆固醇太高。

我不瞎:什么毛病?

老子不叫成美:一样一样

老子不叫成美:当时我在等公交车。后面一男的对一女的说:你叫什么。那女的说:我没叫啊。然后这样十个来回,那男的又说:你电话给我。那女的说:干嘛!这是我的!那男的无奈:我长沙人。那女的丢下手机就跑了:手机我给你,你别杀我。

老子不叫成美:我当时:????

好,不叫成美:洋洋,你还坐公交?

好,不叫成美:以后我下班去接你。

好,不叫成美:万一被人拐跑了怎么办?

老子不叫成美:好的,小星星。

我最高:你就是个拐人的。

我最高:还怕别人拐?

我敲凶:诶,好像真的是这样。

你敲凶:琼林,等一会儿一起去上街买东西。

我敲凶:好哒。

老子不叫成美:逛街?我也要去!

好,不叫成美:子探带上我们可好。

你敲凶:……(你们两个大灯泡,我恨。)

我最高:江澄和魏婴呢?

你最高:他们估计笑岔气了。

可爱的羡羡:我太难了。

江于直:+1

曦臣曦澄:看到你们这么好,我都嫉妒了.JPG

羡羡真可爱:……

曦臣曦澄:忘机,不可。

我不瞎:情姐我想和你约会。

对拆cp没兴趣:好,去涮火锅吧。

我不瞎:好。

景仪不是两百斤:我也要去!

叫我大小姐试试:+1

思追小萝卜:姑姑……

对拆cp没兴趣:行吧,聂二去吗?

我真的不知道:去啊。

我不瞎:我们去约会,你们凑什么热闹。

老子不叫成美:啧啧啧,真可怜。

我不瞎:你还敢说?!

好,不叫成美:洋洋,过来吃糖。

老子不叫成美:好,道长你特别好,我喜欢你。

好,不叫成美:嗯嗯!

可爱的羡羡:洋崽,你串词了。

金凌:不秀点对不起思追。

我敲凶:子探,我车胎爆了。

你敲凶:?怎么爆的?

我敲凶:……

我敲凶:bonm……

你敲凶:……

可爱的羡羡:宁宁,你太可爱了。

江于直:hiahiahiahia

老子不叫成美:hehehehehhehehehe

景仪不是两百斤:怀桑,我出去一下。

我真的不知道:嗯?去哪儿?

景仪不是两百斤:去买夜宵啊。

叫我大小姐试试:诶,景仪你等我一下。

金凌拖出了体重秤

叫我大小姐试试:来!请!

景仪不是两百斤:……

我真的不知道:金凌你不秀点对不起思追。

我真的不知道:你居然把秤放在门口。😂

老子不叫成美:你们的生活真精彩。

好,不叫成美:哈哈哈,大家生活真精彩。

老子不叫成美:楼上的,咬一个.JPG

好,不叫成美:洋洋,吃饭洗洗睡了。

老子不叫成美:道长,你陪我睡呗。

好,不叫成美:好的。

我最高:我崽崽被拐了。

我最高:男大不中留。

我最高:完了!

你最高:怎么了?

我最高:我手机去哪儿了?

我最高:大哥我打电话给你,你帮我找找。

你最高:……

我最高:咦?

可爱的羡羡:一孕傻三年。

羡羡真可爱:他是男子。

羡羡真可爱:不可胡说。

江于直: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

江于直:蓝曦臣搭把手。

曦臣曦澄:好。


洋洋:这么优秀不怪我

可爱的羡羡:洋洋,中午吃啥?@江于直@我敲凶

老子不叫成美:去吃烧烤吧。

可爱的羡羡:太腻了。

我敲凶:那要不去吃豆腐吧。

可爱的羡羡:太淡了。

江于直:那要不吃火锅吧。

可爱的羡羡:太烫了。

江于直:那你说吃啥。

可爱的羡羡:随便。

老子不叫成美:那要不你吃粑粑吧。

可爱的羡羡:……

我敲凶:噗……

江于直:可以,够狼。

好,不叫成美:洋洋,不要闹。

你敲凶:……

叫我大小姐试试:洋洋,干得漂亮。

我不瞎:所以,到底吃啥?

我不瞎:一脸茫然 · JPG